俄军撤出第聂伯河右岸: 什么是左岸和右岸? 这里就指给你看

  

最近这阵子,国际新闻里最常出现的一个地理名称,可能就是第聂伯河左岸,和右岸了。

按照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正式向俄军前线总指挥苏洛维金下达的命令,从当地时间9号起,赫尔松地区的俄军进行了紧急撤退,由第聂伯河右岸转移至左岸,建立防御,“以避免造成部队不必要的损失,并保护平民安全”。

从10月下旬,赫尔松市的大部分平民就被分批撤离了城区

撤离的赫尔松民众,他们的行李袋,是不是很熟悉?

除了组织军队和民众疏散(赫尔松之前已经撤走了大批亲俄居民),俄军甚至还抽调了专门人员来协助动物园的转移工作,一切都安排得很妥当,显得超有爱....

据悉,这批动物的新家是克里米亚动物园。

俄军为了延迟这一天的到来,几乎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但为了全局,一拖再拖,最终还是不得不选择弃城离开,毕竟,主动撤退,好歹还能保全俄军精锐队伍,以避被杀过来的乌军封锁在第聂伯河右岸。

要知道,俄罗斯人对于赫尔松,也是相当有历史感情的,它的创建者是沙俄名将,兼叶卡捷琳娜女皇最信任的“伴侣”,格里戈里·亚历山德罗维奇·波将金将军。

俄剧《叶卡捷琳娜大帝》中的女皇和波将金

而这个赫尔松州的首府赫尔松市就在第聂伯河右岸,也就是说,此举就相当于把赫尔松城直接拱手让给乌克兰。

说到这里,估计大家脑子都有点晕了——新闻里的第聂伯河左岸、右岸的讲法,究竟是个什么指代?

毕竟,按照咱们中国人的传统习惯,一般都爱说南岸、北岸或者东岸和西岸,或者以“阴阳”来区分,这样用“左右”的,很不常见。

实际上,以“左岸”、“右岸”来区分河流,属于欧美人的习惯用法。

因为,大部分河流,都不可能是正南正北或者正东正西方向的分布,河流的走向细节更是复杂,如果单纯用南北东西来描述河流,会比较费劲,也非常繁琐。

这样的话,可能就不如直接以“左”、“右”来区分了。

通常,你面朝河流流去的方向,右手边为右岸,左手边则是左岸。

如果河流大体上是东西走向,朝东流去,北边就是左岸,南边是右岸;西流去的话,正好相反,左岸为南,右岸为北。

如果南北方向的河流,向南流去,则左岸为东,右岸为西;向北流去,反过来,左岸为西,右岸为东。

这就是第聂伯河沿岸的赫尔松州赫尔松市

典型的例子就是,摩尔多瓦内战后,强行独立出来的那个大名鼎鼎的“迷你苏联”——德左。

德左街头,在这里,你恍惚间会产生一种时空穿越之感——苏联的红旗、镰刀锤头、苏式的标语和建筑.....

“德左”的全称为——德涅斯特河沿岸摩尔达维亚共和国。这个“国名”就十分形象了——因为,该区域正好位于德涅斯特河的左岸。

当然,德左虽然已经取得了事实独立,但并未受到国际社会承认,属于一个“非法国家”。

而上述划分习惯,主要是因为,欧洲的河流的走向多数都不太规律,在不同地区和不同的河段,流向往往是大不一样的,所以欧洲人,最偏爱这么说。

俄罗斯从17世纪彼得大帝改革以来,就一直希望做个“真正的欧洲国家”,因此也把这样的说法学了过来。

甚至在欧洲,随着社会文化的发展,河岸的左右,还自带上了一条“鄙视链”。

比如,法国的塞纳河,流向大致为东南-西北。

正如前面说的那样,直接用东西南北来指代两岸的不同地区,似乎都很难精确表述,因此,法国人素来只用左岸和右岸来指代穿城而过的塞纳河两岸的不同地区。

自14世纪开始,随着法国宫廷移到塞纳河右岸,这里就逐渐成了巴黎的权力中心、经济中心和富人区,右岸的住户看其他的巴黎人,总带着一种莫名的优越感。

相比右岸,左岸则聚集了一批科学和文化艺术界人士。这群以追求崇高精神境界为人生目标的文化人,在骨子里,看左岸的那群纸醉金迷的权贵,往往带着非常不屑的味道。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巴黎右岸有钱,左岸有脑”。

另外,判断河岸的“左右”,还可以根据“左凸右凹”(左岸侵蚀 右岸堆积)来进行区分。

受地转偏向力影响,北半球的河流,都是这个规律;而南半球,则正好相反。

接着,咱们再说说这个第聂伯河。

东西乌克兰的分界,第聂伯河,正好横穿赫尔松州首府赫尔松市城郊。

第聂伯河是欧洲第四大河,全长2200公里,流域面积50.4万平方公里,发源于俄罗斯瓦尔代丘陵南麓,先后流经俄罗斯的斯摩棱斯克州、白罗斯和乌克兰,最后在赫尔松西南方向汇入黑海。

河流从俄罗斯流出后,先由北向南流,到乌克兰北部的基辅市后又转向东南流,到了南部的达扎波罗热后再转向西南流。

曾经的苏联时代,为了解决克里米亚半岛的缺水问题,在莫斯科方面的统一规划下,乌克兰修建了一条克里米亚运河。起点是赫尔松州的塔夫里斯克市,从第聂伯河引水,沿途建有7座水库,将第聂伯的河水一路向东引到克里米亚半岛东端的刻赤市,在向刻赤市供水的同时解决沿途的农业灌溉和工业居民用水问题。

这也是当年赫鲁晓夫决定以庆祝“俄乌合并300周年”的名义,将克里米亚半岛从俄罗斯手中划给另一个加盟共和国,乌克兰的一大主要原因。

俄罗斯向克里米亚输送淡水和电力,隔着个亚速海,成本实在太高。

那么,按照苏联中央计划,如果将克里米亚半岛划归给乌克兰的话,就更方便在同一行政区划里进行水资源、电力和其他物资的调配,有助于克里米亚的社会主义建设和人民的生活改善。

就这样,苏联用了十几年的功夫,修成了克里米亚运河。从上世纪70年代起,克里米亚就用上了第聂伯河的水,占半岛总用水量的85%左右....直到2014年春,克里米亚公投之后,乌克兰政府一怒之下,在赫尔松修建了个拦水坝,从上游把运河给截了。

卫星图片拍下的,被截流的运河

结果,克里米亚又过回了之前缺水的日子,虽然俄罗斯方面极尽所能地向其供水,还斥巨资建了个刻赤大桥,但无论是成本还是效率,都不比之前的运河。

刻赤大桥就是前阵子被炸的那个“克里米亚大桥”

再后来,2022年的“特别军事行动”之初,俄军打下赫尔松以后,马上炸掉了拦截的大坝,运河恢复供水。

但如今,随着战事的反转,似乎这个克里米亚运河,又有点悬了。

好了,咱们再说回第聂伯河。

按照欧洲的通用讲法,第聂伯河两岸,也是按照左右区分的。

第聂伯河的赫尔松流域,呈东北-西南流向。那么,按照前面的解释,河的西北边就是右岸;东南边则是左岸。

河流的“左右”岸,不可用地图那种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的规律来定义

联系上图,这次俄军的大撤退方向,就非常清晰了。

很可能,这次的撤离,并没有什么“大棋”等着下,或者俄军设计了出人意料的“口袋阵”,仅仅是“纯”撤退而已。

对此,俄罗斯官方已经承认,在后勤补给线和交通枢纽被乌军海玛斯封死的情况下,俄军已经难以支持在第聂伯河右岸地区的持续作战,不管是安东诺夫大桥及其附近的浮桥、渡轮,还是从新卡霍夫卡绕路,都无法为俄军提供足够补给。

而且,新征召的那30万大军还没到位,俄军的兵力也不支持在严冬死守赫尔松市。

更何况,驻扎赫尔松市的俄军,是其最精锐的空降兵部队(主要为近卫第7师、近卫第98师和近卫第106师等)。此外,赫尔松市地势平坦,本身也无险可守,几乎一览无遗地暴露在了乌军的炮火之下。

11月9日,乌克兰军队在赫尔松地区发射海玛斯火炮

对此,俄罗斯主流媒体、军事评论员,以及俄联邦车臣地区领导人卡德罗夫、“瓦格纳”集团创始人普里戈津这些曾经质疑过俄军作战指挥的“大佬”,都表示了理解和支持,认为这是正确的战略转移——“离开是为了永远回来”。

咱们常说,“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而俄军也有句传自沙俄时代的老话,“守住一座城池不如打赢一场战役”。

撤出赫尔松的第聂伯河右岸,虽然是个艰难痛苦的决定,但可能,它就是目前俄军最明智的选择了。

posted on posted @ 22-11-24 02:31  :admin  阅读量:

浙江风彩网平台,浙江风彩网官网,浙江风彩网网址,浙江风彩网下载,浙江风彩网app,浙江风彩网开户,浙江风彩网投注,浙江风彩网购彩,浙江风彩网注册,浙江风彩网登录,浙江风彩网邀请码,浙江风彩网技巧,浙江风彩网手机版,浙江风彩网靠谱吗,浙江风彩网走势图,浙江风彩网开奖结果

Powered by 浙江风彩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