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添5个重大项目,能源互联网爆发式增长背后的“双碳”密码

  

  再添5个重大项目,能源互联网爆发式增长背后的“双碳”密码

  “双碳”转型目标下,能源互联网正加速奔跑。9月17日,在2022全球能源转型高层论坛 “打造‘互联网+’智慧能源谷”分论坛上,18个能源领域重大项目集中签约,其中包括5个能源互联网相关重大项目。能源互联网是信息通讯技术与能源系统生产、传输、使用和存储各个环节融合的新一代能源技术,是推动以清洁和绿色方式满足电力需求的重要支撑。近年来,在政策推动下,我国能源互联网备受资本青睐,呈爆发式增长态势。有专家表示,能源互联网能促进能源更好地互联互通,带来电力系统新升级,进一步提速全国统一电力交易市场建设。

  再添5个重大项目

  这些签约产业项目未来3-5年将实现营收不低于200亿元,新签约金融机构可为区内重要工程、重大项目、重点企业提供意向性战略授信900亿元。

  5个能源互联网相关重大项目主要包括北京能源工业互联网研究院能源数字产业园项目、北京中碳创科数字能源技术有限公司智慧能源项目等。

  2021年9月14日,北京能源工业互联网研究院揭牌暨能源数字产业园一期开园仪式举行,研究院定位于市场化运作的“基金+产业”模式的投资孵化平台,是能源工业互联网的孵化器,致力于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能源工业互联网创新中心。

  北京能源工业互联网研究院有限公司总经理沈峰介绍,北京研究院将通过打造“基金+产业”投资孵化平台,加快技术向成果应用的快速转化,促进成果产业化,为高质量快速发展打下基础,通过建设能源数字产业创新生态,为产业数字化升级、可持续发展奠定基础。

  何为能源互联网?未来的某一天,或许会发生这样的场景:手机App提醒你,今天你家屋顶的光伏发电扣除每天平均用电量后还剩下10度电,是否需要上传到虚拟电厂卖给附近有需要的陌生人?点“确认”后,你可以远程操控家用电器开关时间,并根据电价高低不同,设置洗衣机在电价最便宜的凌晨2点启动。这正是能源互联网未来可能会对人们日常生活带来的改变。

  “能源互联网是信息通讯技术与能源系统生产、传输、使用和存储各个环节融合的新一代能源技术,是数字革命与能源革命深度融合的产物。”清华大学教授、山西省能源互联网研究院首席科学家孙宏斌认为,能源互联网是一项“颠覆性技术”,目标是促进能源更好互联互通和开放共享。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助理教授吴微也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能源互联网能通过智能电网,把分布式的需求侧资源和大电网连接起来,也包括用特高压技术联通大型的可再生能源基地和复合终端,带来整个电力系统的新升级。

  企业数量激增

  近年来,我国能源互联网发展迅速。2017年7月6日,国家能源局发布《国家能源局关于公布首批“互联网+”智慧能源(能源互联网)示范项目的通知》,正式公布了首批55个“互联网+”智慧能源(能源互联网)示范项目。

  截至2020年10月22日,我国首批“互联网+”智慧能源(能源互联网)示范项目中近半数完成验收工作,部分项目正持续推进中。

  根据《2021国家能源互联网发展年度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政策方面,2014-2020年,国家共发布了997项能源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涵盖国际条约、宏观战略、法律法规、标准导则、部门规章及规范性文件等多个层级。《报告》显示,顶层设计、源侧政策、荷侧政策和能源信息最受重视,源网荷储信息等各方面均受到政策关注。

  产业方面,能源互联网相关企业数量从2019年底的39174家增加到2020年底的66843家,迅速增长70.6%。《报告》显示,这些企业呈现出区域协同发展、特大都市群为中心的辐射分布特点,主要集中在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和京津冀三大区域,其中2020年长三角四省企业共计10275家,京津冀超过3500家。

  资本市场同样青睐能源互联网。从2014年到2020年,能源互联网上市企业数量逐渐递增。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下,能源互联网产业通过IPO、再融资、发行绿色债券、绿色信托、碳中和为主题激进等方式获得资本助力。截至2020年12月31日,总共有332只能源互联网相关概念股,总市值达6.79亿元。

  孙宏斌认为,能源互联网是通过实现能量流、信息流、价值流和碳排流的“四流融合”,来推动能源数字化和智慧化转型。在当今数字化转型和能源革命的双重背景下,能源互联网建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未来的数字能源经济会蓬勃发展起来。

  助攻电力交易市场

  全国统一电力市场是近年来的热议话题,能源互联网如何作用于全国统一电力市场的建设?吴微认为,建设大型可再生能源基地需要部署在资源禀赋好的地方,其中许多都是沙漠戈壁地区,未来甚至会有离海岸线几百公里的海上风电站,在这样的背景下,需要有更大的网络,把不同的电源用户结合在一起。“未来建立全国统一的电力市场,需要以现在的区域市场来过渡,在过渡过程中,需要提高输送管道的输送和调节能力,这需要能源互联网发挥作用。”

  当前,能源互联网主要以负荷聚集商、虚拟电厂等不同市场主体形式参与电力市场,实现新供需形势下的能源资源精确匹配和优化配置。

  吴微表示,在此前的电力市场建设中,用户侧是价格接受者,市场价格由电源侧的不同电源报价产生,而有了能源互联网后,用户侧能更好地参与到电力市场中,如通过虚拟电厂将众多用户聚合在一起,形成虚拟的电力交易商,本身会影响到整个电力市场的供需格局。

  据了解,虚拟电厂是基于大数据参与电网运行和电力市场的电源协调管理系统,在生产端可以促进新能源发电消纳和降低企业生产成本,在需求端可以精准控制用电,降低企业用电负荷。

  中国人民大学智能社会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副教授王鹏则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传统的电力市场存在信息不共享、业务不协同等问题,实现数据协同共享的难度很大。通过能源互联网的平台,能实现产业上下游的联动和业务协同。

  “此前,由于信息不协调,一直以来存在着煤电价格倒挂的问题,而能源互联网有利于这一问题的解决,实现电力市场上下游存储传送之间电力价格的透明,促进价格的传导和联动。”王鹏说。

  北京商报记者 方彬楠 实习记者 袁泽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