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3年,潘汉年未经请示私会汪精卫,事后隐瞒12年,他为何不说?

  

1937年卢沟桥事变的爆发,代表我国全面进行了抗战时期,“八一三”后,日本占领了上海的绝大部分地区,但是,英,美,法等国,仍保留了几片租界地。在上海,许多国家的情报工作显得十分活跃,日军有“梅机关”,后来汪伪政府成立后,又有了“特工总部”,国民党的军统,中统等特务机关在上海也曾进行大规模的运动。我党在上海的情报工作,主要是由地下党组织和八路军办事处留下来的一部分情报干部在做,1939年,根据上级命令,潘汉年奉命前往上海加强对敌情报工作。

袁殊在去上海前,潘汉年在香港接见了一位特殊人物,他叫袁殊,袁殊是湖北黄冈人,30年代时,他参加了左翼文学活动,因而与潘汉年,冯雪峰等人熟识,后来经潘汉年介绍,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党组织的安排下,袁殊先后打入了中统,军统,以及日本驻上海总领事馆的情报机构。袁殊见到潘汉年,简而言之,他说自己要继续为中共服务,潘汉年表示应允,不过并没有给出具体的工作,而是说:“我不久去上海,到时候再研究你的工作。”1939年9月,潘汉年秘密来到上海,再次见到袁殊,这次,他交给袁殊一个特殊任务,让袁殊利用自己的职务便利,将我党的一些地下工作者,安排到日本情报机构。袁殊不负所望,将从延安来的情报骨干刘人寿安排到了日本驻沪总领事馆情报机构“岩井公馆”,在此期间,袁殊和刘人寿为潘汉年提供了多次情报,这些内容,也源源不断的传到延安。在上海工作期间,潘汉年还见到了日本“汪伪政府”特务头子李士群。

李士群曾在我党中央特科工作过,后来被国民党中统逮捕,他叛变后成国民党特工,抗战时期,李士群又叛变到日本人处,成为了大汉奸汪精卫手下的特务头子。成为汉奸,李士群并没有把事做绝,他在几大势力中来回盘算,1939年的一天,李士群告诉我党组织,他愿意和我党建立联系,还可以提供情报给我党。同时,李士群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愿意让我党派人到他的身边工作。经中共南方局同意,著名女作家,红色特工关露,来到了李士群的身边,成为了我党和李士群的联络人。1941年的一天,李士群找来关露,他知道关露是我党的人,在交谈中,他暗示说,希望可以和潘汉年联系,做一些对民族有益的事,为自己留条后路。关露不动声色,并未直接答应。潘汉年得知后,显得很沉得住气,李士群此时并未向我党组织提供什么有价值的情报。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开始进攻英美法等国在上海的租界,上海彻底沦陷,形势变得更加险峻,为了加强工作,潘汉年决定打开局面,见一见李士群。

右边李士群1942年2月,通过关露,潘汉年与李士群在上海愚园路李士群的家里见了他,在场的除了袁殊,李士群的老婆叶吉卿外,还有李士群的副手,胡均鹤,经过这次会面,李士群也指定胡均鹤,作为他和潘汉年之间的联络人。在这次交谈中,李士群明确表示:“以后需要我帮助的,我一定尽力帮助,我也希望你们能对我多帮助。”潘汉年说:“我们欢迎你的这一态度。”不久,在李士群的通知下,潘汉年再次来到了李士群的家里,这一次,李士群拿了日伪军准备对我苏北根据地进行“扫荡”的军事计划,潘汉年得到重要情报,对李士群表示谢意。上海形势显得更加不好,中央鉴于中共江苏省委领导和潘汉年在上海工作日益困难,因而指示他们立刻从上海撤离,赶往新四军根据地。出于安全考虑,潘汉年有一次前往李士群的家里:“我准备到新四军的根据地去一趟,和我同行的还有几个助手,希望你能给予帮助。”李士群答应得很痛快。在李士群的安排下,潘汉年与中共江苏省委书记刘晓和其他江苏省委领导人,安全的回到了新四军淮南根据地,1943年初,新四军军部转移到黄花塘。

潘汉年在黄花塘见到了新四军的领导饶漱石和陈毅,在两人面前,潘汉年汇报了自己在上海几年工作的情况,他还告诉两人,李士群愿意与我军表示合作。饶漱石和陈毅听完汇报,对潘汉年的工作提出了表扬,同时,他们告诉潘汉年,李士群以前提供的一些情况,对新四军是起了积极作用的,同李士群的联系能维持就继续维持下去。在新四军根据地,潘汉年被任命为华中局情报部部长。1943年4月,日伪军开始对新四军根据地进行扫荡,这时,由于密码本联系不畅,潘汉年无法获取具体情况,经过认真考虑后,潘汉年决定再到上海走一趟,与李士群见见面。时任华中局书记的饶漱石表示同意。到了上海,潘汉年先对在上海的情报工作进行重新布置,又联系到了胡均鹤,他说自己务必要见李士群一面,?胡均鹤告诉潘汉年,李士群在苏州,不在上海。无奈,潘汉年只好再到苏州,可是到了苏州,他又被告知,李士群没在苏州,而是去了南京,一而再,再而三地扑空,潘汉年觉得李士群的做法很蹊跷,不过思来想去,他还是觉得要去南京,如果没有见到李士群,拿不到情报,这一趟算是白走了。

到了南京,汪伪特务机关的一个头目杨杰,见了潘汉年,他告诉潘汉年,李士群去见了汪精卫,要他稍等,在李士群的家里,不一会儿,来了不少的人,这些人都是汉奸。潘汉年明显的察觉到了什么,他开始怀疑,这一切都是李士群安排的,但是他始终不明白,李士群为什么要这样安排。第二天早上,潘汉年终于见到了李士群,交谈中,李士群没谈情报的事,而是说日本人现在很重视“重庆”方面,准备和重庆方面一起搞“和平运动”,为此,汪精卫很是头痛,得知潘汉年来了,汪精卫想要和潘汉年见一见。听到这里,潘汉年一切都明白了,原来,从上海到苏州,从苏州再到南京,这一路走来,原因是汪精卫在南京,李士群这样做的原因,其实也在于向汪精卫表明,自己能够拉拢潘汉年来,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潘汉年意识到,事情到了这一步,他如果拒绝去见汪精卫,那么很有可能会引起李士群的反感,一时间他恼羞成怒,之前的一切都白做了,自己还一无所获。慎重思考后,潘汉年无法向上级请示,只能同意。当天下午,在李士群的带领下,潘汉年见到了汪精卫,汪精卫:“我认识你们的毛泽东先生,过去我是主张联共的,以后发生误会了,你们和蒋介石联合是没有什么搞头的。”

在这次交谈中,汪精卫告诉潘汉年,他准备搞一个联合政府,希望我党能派人参加,潘汉年并没有同意,他直接拒绝:“我党是不会派人来的,但是我可以把你的话转告”汪精卫虽然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但是也比较满意,这次会谈,两人并没有谈论什么实质性内容,不过就潘汉年与汪精卫私自会面一事,之后还是引起了风波。李士群将情报交给了潘汉年,潘汉年离开南京,不久,重庆方面,以及汪伪政府都有意宣传此事,但是潘汉年却没有说,因为当时的新四军正在搞整风运动,潘汉年颇有顾忌。潘汉年隐瞒了自己私自见汪精卫一事,这一瞒就是12年的时间。1945年,潘汉年回延安时,毛主席很高兴,当时,潘汉年是有机会将事情说开的,但是由于诸多原因,潘汉年并没有说出来,失去了这一最重要的机会,潘汉年的结局,似乎已经注定。1955年,在北京参加会议时,潘汉年将此事写成一个材料,汇报上去,陈毅看后,连夜赶往中南海,毛主席得知,批示:此人从此不能信用。

随后,潘汉年被逮捕。1977年,潘汉年因病去世,五年后,他被平反。做情报工作的人,皆称“特工”,或许就是源于情报工作的凶险,艰难,惨烈,一不留神,就有可能万劫不复,难言,难言。

posted on posted @ 22-05-07 07:11  :admin  阅读量:

浙江风彩网平台,浙江风彩网官网,浙江风彩网网址,浙江风彩网下载,浙江风彩网app,浙江风彩网开户,浙江风彩网投注,浙江风彩网购彩,浙江风彩网注册,浙江风彩网登录,浙江风彩网邀请码,浙江风彩网技巧,浙江风彩网手机版,浙江风彩网靠谱吗,浙江风彩网走势图,浙江风彩网开奖结果

Powered by 浙江风彩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